激活数据要素潜能,政府需走在前面

  • 装修教程
  • 2020-10-22 20:16:03
  • 4321

在近年来的数字经济浪潮中,数据要素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推动着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新产业不断涌现,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起到了支撑性作用。

在人民数据“启航?数智新经济”系列论坛第三期现场,专家学者们与人民数据研究院云上连线,展开了一场关于数据要素如何盘活市场配置的深度探讨。

将数据正式纳入生产要素是必然选择

今年四月,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在传统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要素外新增了“数据”要素。真正理解数据的价值及其背后的潜在红利,是充分释放数据要素新动能的基础。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分析,国际格局剧烈变动的背景下,数据要素已成为全球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中国将数据正式纳入生产要素范围是必然选择。中国当前正处在关键发展时期,在“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中,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至关重要,需要创新驱动来释放潜力。大数据技术的应用正在向各行业全面普及,带动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姜奇平认为,激活数据要素的乘数效应,是抓住先进生产力、新生产方式的关键。数据被当做技术、商品来认识之外,也要当做资本来认识。如电商投入的虚拟店铺,作为流通业的生产资料,使企业不用再以固定资产投资而转向以轻资产运作的方式来进行生产活动。在实践中,大力推进实物生产资料数字化,按照市场化原则促进生产资料共享,这样的要素资本有无限的充裕性,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的动能是源源不绝的。

专家表示,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是重要的战略任务,对于中国在“十四五”规划下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意义重大。

完善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要统筹多方力量

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发挥好数据要素的倍增效应,对政府治理能力和制度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徐洪才呼吁,数据要素市场化的配置要统筹协调政府、企业、社会力量,多管齐下。构建数据安全的治理体系,打破数据的垄断,强化数据要素的市场化监管,确保市场的公平竞争;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创新交易机制,大力发展5G、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心等新基建,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制定数据确权定价和交易的标准规范,推动新技术、新标准的应用;强化数据资产的管理,推进大数据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数字经济与数字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易靖韬表示,数据治理是大命题,包括隐私保护、创新竞争、安全主权等一系列复杂多维的政策议题。数字经济活动往往快速流动,跨边界、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依靠传统模式很难实现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多元主体协同治理,需要建立和完善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互动的数据开放的全新体制。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支振锋强调,在政府和企业平台汇集了超级数据的今天,数据安全事关国家机密、商业秘密、个人信息和隐私,安全保障非常重要。国家出台了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已提上日程,相应配套的行政规章也将陆续制定。下一步应更注重精细化,对具体细致的技术问题、标准问题做好研究,对敏感信息的保护应分层次、分类型,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

政府数据开放是权力结构的深层变革

政府的数据开放是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一个大前提,有了这些数据,市场才可能有足够的“米下锅”。而现在相当一部分数据还在“沉睡”,如何唤醒、激活数据,进一步释放和挖掘政府数据价值,使整个社会受益,值得深入研究。

在易靖韬看来,政府数据开放是权力结构的深层次变革,是对现有权力之间进行重新再配置的过程。他认为,政府数据不是简单的信息公开的延续,而是要满足数据经济时代一项新的工作需求,要释放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传统意义上的权力资源的配置关系,在数字经济时代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切割、重新分配。

易靖韬谈到,在数据开放的同时,还要有一整套法律法规体系框架,重建数据交换的规则和架构。明确政府数据开放的责任性,对开放数据的质量、数量,数据的采集、公开应用等各个环节明确职责,使得数据开放作为一种责任落到实处。通过设立规则来界定权力的边界,有利于数据开放的有序性和安全性。

伏羲智库创始人、清华大学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李晓东则指出,“政府部门间数据开放、打通,首先得找到数据,明确有哪些数据存在,然后才能谈如何利用的问题。”他认为,当下,数据的采集、传输、计算、存储、利用五个环节都已成为可能,但数据的标识索引、数据确权和数据交易方面还面临着挑战。因此,推动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共性技术问题的解决至关重要,“只有政府在关键性、基础性、全局性问题上做工作,才有可能支撑上层数据的应用。”

拥抱巨大变革的新风口

互联网二十多年的飞速发展重塑了很多行业,最先引发了第三产业的再造和创新。在“互联网+”深度渗透到各行各业的当下,哪些领域将可能迎来更大层面的变革?

姜奇平指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第一个充分发挥了数据要素关键作用的领域是流通业,未来应使流通业的经验得到拓展,让数据生产资料的动能在各领域都得到释放。“站在互联网发展前沿,将来不是越‘专有’赚的钱越多,而是越‘共享’赚的钱越多”,当“共享”正从一种分配理念向商业模式转变,各行各业应抓住机遇,尽快实现核心资产的数字化。

专家们认为,现阶段的数据要素市场化过程中,第一、二产业将产生更大的变革动力,以下领域将迎来新风口:一是传统意义上的数据密集型行业,如IDC、金融、零售等领域;二是传统加工制造业的数据开发潜力大;三是数字农业将迎来新机遇,“让几亿农业人口不用脱离土地也能获得好的收入,如何利用现有土地生产出高附加值的农产品是目前的难点,希望农业能够借助要素市场化实现变革和创新,产生新的增长点。”李晓东说。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