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通卡余额 门店关停失联 这家水育馆仍“招商”?

  • 租房市场
  • 2020-10-22 02:14:58
  • 6245

  直营店擅自将会员转店 冻结通卡余额 总部客服电话无人应答
  门店关停失联 鱼乐贝贝仍“招商”?

位于回龙观华联的鱼乐贝贝门店已无人打理

给孩子在水育馆办的卡被擅自转到其他门店、还没享受服务直营店就“跑路”了……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发现,“鱼乐贝贝”水育馆多家门店被消费者投诉“失联”,在被工商及法院多次、多项处罚并监控后,该公司运营部门仍在“暗中”招揽加盟商。

事件

水育馆突然停业

会员被转到其他门店

小豪的妈妈告诉北青报记者,鱼乐贝贝水育馆是北京鱼乐贝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办的。2018年,她在北京市昌平区“龙锦苑”的鱼乐贝贝直营店,为孩子一次性缴纳了近2万元的费用,办了一张会员通卡,一共330余次游泳次数。“平时游泳要100多,办卡的话,游泳一次只要80元。”她说,店内员工还向她承诺,这张通卡,在全国任意一家鱼乐贝贝店都能使用。

据鱼乐贝贝官方数据显示,其从2011年开始在全国拓展了2000余家分店。小豪妈妈说,鱼乐贝贝官网主打“坚持不忽悠、坚持专注婴儿游泳、坚持做好售后”的口号,让很多家长对这个品牌的诚信度深信不疑,成为了当时最为火热的育儿项目。

但让小豪妈妈没想到的是,今年5月,她在鱼乐贝贝的家长群里无意间看到,“龙锦苑”的鱼乐贝贝店停业,并将各个会员转至回龙观华联店的消息。

“我特意去查看了手机,发现没收到任何通知转店的消息,要不是家长们相互转告,我都不知道呢。”小豪妈妈说,她之后到店内查看,发现门店已停业,自己卡内还剩余226次游泳次数未消费。

会员多米妈妈也在这家门店内办了张卡,充值了近2000元,剩余19次未消费。她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家店是在4月13日在朋友圈发布信息称停业的,并擅自将店内所有家长的信息转至回龙观华联的鱼乐贝贝店去了。

多米妈妈说,当时很多家长试着拨打“龙锦苑”鱼乐贝贝店负责人的电话,但对方始终未接听。于是多人开始试图从鱼乐贝贝总部获取说法,但得到的回应是,“虽然是直营店,但转店事宜只能找门店协商。”官方客服承诺,回龙观华联的鱼乐贝贝店将于7月1日开业。

但该店至今也未正常开业。家长们表示,8月份发现该门店电话占线,鱼乐贝贝的官方客服电话也无人应答。

走访

涉事门店拖欠租金

总部电话无法接通

北青报记者跟随家长们来到回龙观华联的三楼,看到鱼乐贝贝店门大开,里面却空无一人。办公桌和设备上布满灰尘,“直营店”的牌匾立在柜子上。

通过向附近店家询问得知,这家店保持如今的状态已有两个月之久,一直无人打理,只是华联物业的工作人员照常来巡视。

同时家长们发现,自己在“鱼乐贝贝”APP内的通卡已被冻结,鱼乐贝贝官方显示的冻结理由为“该门店未缴纳任何保证金”。

“直营店没缴纳保证金,为什么冻结我们的卡?”经家长们自发统计,四天内已与116位涉事两家门店的会员取得联系,通卡被冻结的金额总额达31万余元,目前参与维权的会员人数仍在继续增加,受损失金额也在逐步上升。

涉事门店所在的华联商场物业值班经理告诉北青报记者,“不仅家长在找、员工在找,我们也在找,他们还拖欠我们半年的租金,大概50多万元。”商场方也曾多次与鱼乐贝贝总部及门店店长联系,谈预约门店复课、恢复营业等事宜。

“起初店长还愿意沟通,表示正在与总部协调会员延期的工作。但慢慢地也开始拒接电话,直至‘失联’,总部电话也打不通了。”值班经理表示,目前已有家长报案,自己也去工商部门进行了备案,如果家长想向商场索赔,建议通过司法途径处理。

龙泽园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通过多方寻找,发现鱼乐贝贝注册地及总部属于“完全失联”状态,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建议家长向“经侦”报案,并到法院提起诉讼。“我们行政部门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让公司注销,保留它的主体,帮助会员及商场进行诉讼。”工作人员表示。

调查

多家门店陆续关停

“创业总监”仍在招揽加盟商

北青报记者随后还联系了北京处于营业状态的鱼乐贝贝水育馆门店,其中多家门店表示自己是加盟商,并非直营店。

“我们虽然用的是鱼乐贝贝品牌,但我们早就不合作了,因为他们管理不善,无端收费,所以我们都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了。”其中一家加盟商门店的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早先他们和鱼乐贝贝约定,公司有一段“帮扶期”,帮助门店进行运营,前期合作还算顺利,但到了后来,总部开始以“使用系统”或其他借口为由,要求每个月多缴纳1万至几万元不等的费用,于是被迫退出合作,开展自己的品牌。

随后北青报记者检索发现,鱼乐贝贝公司曾多次在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中败诉,但一直不履行法定义务,还五次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不过,北京也有部分营业状态下的加盟店表示与总部对接正常,属于正常运营期间,并未发生经济纠葛和乱收费的现象。其中,位于槐房万达的鱼乐贝贝直营店工作人员表示,总部近期仍在招揽加盟商,不应该出现“跑路”的现象,详情还需致电官方电话。

随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鱼乐贝贝总部客服电话,始终未收到回应。只能在官网的加盟板块进行留言。一个小时之后,一名自称鱼乐贝贝创业总监的人联系到了北青报记者。

自称鱼乐贝贝创业总监的人向北青报记者介绍,鱼乐贝贝目前有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由加盟商自己找装修团队,收费金额在25.6万元左右,只包含选址、技术学习和设备提供。而另一种合作模式是由鱼乐贝贝直接帮助选址、装修、招聘、开业和技术培训,价格在70多万元左右。

当北青报记者提议现场进行考察时,遭到了对方的明确拒绝。

北青报记者通过网上投诉平台及媒体报道发现,“跑路”的鱼乐贝贝不止上文中提到的一家,经过与消费者核实,鱼乐贝贝位于北京房山加州水郡店、绿地店,丰台区马家堡店,昌平区沙河高教园店,宣武区天虹店等门店均于近期关停,出现退费纠纷。包括济南、苏州、上海、沈阳等多地也都出现此类状况。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鱼乐贝贝法定代表人等自2018年开始,仅在北京就收到各区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高达21笔,鱼乐贝贝法定代表人张某名下四家公司仅剩鱼乐贝贝一家在业,但其占股仅1%。作为该公司最终受益人的宋某某在该公司占股99%,其名下五家公司也仅剩鱼乐贝贝一家在业。

而这家仅存下来的鱼乐贝贝公司,却因为未给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未经消防验收擅自投入使用、未按要求进行年付经营状况汇报和在宣传活动中有欺骗、误导行为,被工商部门九次处以行政处罚。

说法

客户可以根据合同及付款凭证

依法维权

中闻律师事务所杨建磊律师认为,公司作为一个市场主体,出现经营不善、关门闭店是正常的;但是企业是要有社会责任的,如果消费者数量众多,其毫无预兆的关门行为,不但会侵害消费者的利益,而且会严重伤害社会风气,破坏诚信、友善的社会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消费者不但应当积极维权,减少损失,而且作为主管机关的市场监督局也应当积极履责,对这类市场主体加强监督与管理。

如果鱼乐贝贝是在已经无法正常管理、经营的情况下,仍然实施大肆推广加盟,则其行为涉嫌诈骗,应依法向公安机关报警。

客户可以根据合同及付款凭证,依法向合同中记载的鱼乐贝贝主体提起相关诉讼;因消费者众多,也可以共同委托律师,形成集体诉讼。在法官审理过程中,如果发现存在经济犯罪线索,法院也会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文并摄/王浩雄 统筹/张彬 【编辑:王禹】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